汩土

筆記

「通常規則不是等價交換嗎?我不認為我必須要付出如此大的代價。」
「是啊,等價交換,但我們收的代價不僅是彌補錯誤的代價,還有給你彌補機會的代價⋯
比起你的決心、能讓你彌補的機會可是更加昂貴呢。」

別人因為不瞭解自己,所以看到的自己都是錯誤的,別人只能看見一小部分不是嗎?有誰能真正的瞭解誰呢。
那為甚麼不去承認自己在別人前面表現的舉動呢?
正是那些舉動讓別人有了誤解吧。
真的是誤解嗎?還是只是自己以為清高實際上做出的事卻讓人反感呢⋯
是自己看不清還是別人看不清呢

「憂鬱症有時候不是個標簽,反而是個能讓人愉快的事情『我有病所以這不是我的錯,你們應該要體諒我。』讓許多這樣想要逃避而認為自己有憂鬱症呢。」
「結果更痛苦的人們都被故意呻吟的聲音給掩蓋了呢。」
追求風花雪月的悲劇英雄崇拜者⋯

這個世界沒有神。
但是信仰將陪伴人們,祂與你同在,存在在生活的每一處,但祂毫無力量,無法改變任何事或是減輕你的痛苦。
祂存在的意義只有支撐妳的內心,存在你的內心,無論絕望多少次、只有祂不會拋棄你,你願意前進祂必然會陪伴你,讓妳倚靠自己的雙腿去成為人。

原本想打在噗上的結果竟然掛了⋯

【葉果】你在我的菸上起舞。

安定的標題與內容無關,取名方式來自好基友四次元的腦洞。

 每次我在刷葉藍的時候@BLACK★STAR 都跟我抱怨葉果tag刷五分鐘就可以刷到底了,身為好基友只好......(捲袖

好吧其實只是日常小段子,沒有戀愛成分,我只是想蘇一下男神(咳

懶了就沒換字......如果繁體真閱讀不方便請留言跟我說><



葉修從他那狹小陰暗的置物間鑽出來到網吧一樓時,就看見陳果一個人在那裏刷著網頁。其實他也沒有特別想要看的意思,只是剛好路過又覺得應該跟自己的老闆娘打聲招呼,於是他就看見了陳果螢幕上琳瑯滿目的衣服。

「老闆娘買衣服?」


「哇!大白天的你嚇誰啊!」幾乎在發呆的陳果冷不防被這後面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差點沒從椅子上跌下來。

葉修一臉無辜,「我不過跟你打聲招呼......」

陳果看了葉修那一臉人畜無害的臉,一股罪惡感油然而升......的確是自己反應太大了⋯⋯

「沒、就隨便看看而已......」

「隨便看看怎麼不出去逛逛呢?在這裡看照片多無趣。」葉修拉開陳果旁邊的椅子,遠遠的跟吧台小妹打聲招呼,逕自開了機準備刷上榮耀。

「這不就是沒人陪嗎,一個人逛街也太可憐了。」陳果嘆了口氣,又滾動了幾下滑鼠的滾輪。自從唐柔一頭栽進榮耀裡,能陪自己逛逛街買買東西的時候就大幅縮水了,陳果都快忘了他們上一次一起出門逛街是什麼時候了......一個人出門逛街太寂寞了,倒不如刷刷網拍。

葉修帳號卡才剛插上去,榮耀的登入畫面也才剛開起來,聽了陳果這句沒多猶豫,立刻帳號卡一拔塞進口,平平淡淡地說:「那現在去啊。」

「啊?!」陳果朦了,自己剛剛不是說了自己一個人逛街無聊嗎......

「我陪你,想去哪?」

陳果這下真傻了,他剛剛聽見什麼了?

感動的情緒湧了上來,但更快脫出口的話不是感動的話。

「......你體力行嗎?」

「......」葉修痛心疾首,宅男還是有自尊的好嗎。




結果葉修真陪他出來了,這萬年見光死的遊戲宅願意陪自己出來陳果當然倍感溫馨,也沒客氣,高興的拉著葉修開始到處逛起來,畢竟也都熟了,何況他還是自己的員工!陳果這邊看看那邊晃晃,許久沒這樣好好出來逛逛,心情挺好的就買了幾件新衣,袋子理所當然的都往葉修身上丟。

葉修也沒說什麼,摸摸鼻子挺認命的提起袋子跟著自己不知道在樂什麼的老闆娘身後跑。

好在太陽不大......這大概是葉修還沒繳械投降的原因,要知道女人真逛起街來是很可怕的,而實驗證明陳果也不例外,以前葉修就覺得陪沐澄逛街自己有幾條腿都不太夠,雖然現在他也這麼覺得。

不知道逛到第幾間,葉修坐在店裡的沙發上小歇一會,有點犯煙癮但摸摸口袋還是作罷,忍者心裡那股毛躁等著陳果。沒多久陳果手拿著一件淺藍色的襯衫回來,手臂上還掛了兩三件,隔著幾步看看手上的衣服,又看看駝在椅上的葉修,表情凝重,像在深思什麼人生哲理一樣。


看了這情景葉修哭笑不得,「老闆娘你這是要給我買衣服當獎勵的意思嗎?」

「成天就看你穿著那幾套,看都看膩了,多給你換點花樣不好嗎!」陳果眉頭皺著,唉這宅男怎麼就不像周澤楷那樣穿什麼都帥呢,不管拿什麼怎麼配都不太順眼,又把手中的衣服放下換了手臂上的另一件比對。

唔、綠色也不太適合他。

葉修看了就頭痛。

「行了行了,別比了,我平常就坐在電腦前面打榮耀燃燒生命,穿多點花樣給誰看啊,難不成視頻交友嗎?」

「不過就幾件衣服你別在意。」陳果很堅持的繼續比對,他突然覺得那什麼帳號卡會反映出操作者的氣質那句話說的對,君莫笑那怎麼穿怎麼詭異的特點似乎跟操作者......一模一樣。

「老闆娘你就別糾結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真不需要啊。」葉修無奈,但又好笑地起身把陳果手上那些衣服都拎走放到了旁邊桌子上。

「可是......」葉修看陳果那欲言又止的模樣,覺得這人還真是實心眼,給自己包吃包住包電腦,現在連衣服都要給他包了嗎?

他輕嘆了口氣,然後勾起了一點微笑:「我說老闆娘啊,這樣吧,我有其他想要的衣服,您說行嗎?」

「還指定呢。」習慣性的嘲諷回去,看葉修把那堆衣服往後推了點,心想這貨該不會只是覺得要試衣服什麼的想到就麻煩乾脆都不要。

「嗯!哥有特殊喜好啊!」

「要點臉,說說看唄!」陳果聽他那口氣,好氣又好笑,手插在腰上等候眼前這尊大神有什麼特殊需求呢。


結果葉修的答案意外簡單,卻也出乎陳果的意料之外。

「我想要興欣戰隊的隊服。」

「......噗。」陳果還想說什麼特難的要求,沒想到是這種答案,愣了幾秒後噗哧笑了出來。

葉修笑咪咪的,像個等著領糖的孩子。

「行嗎老闆娘?我很期待阿。」

感覺心底竄出一股暖意,眼袋下又酸酸的,感覺有什麼液體在眼眶中打轉,想笑但又不能克制地想哭,結果一張臉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變成了個奇怪的表情。

總是覺得自己是不是趁著一股衝勁就做了決定,那尊大神也只是口頭上應付自己,陳果也努力想證明自己要幫助他完成夢想而不是說說而已,但真正做起來自己能幫上忙的少之又少,不少事情還要葉修手把手的教他,到底是助力還是只是個拖油瓶陳果自己都不敢想。

可葉修從沒把他當玩笑,沒把自己當外人,而是認認真真的把自己當成戰隊的老闆在看,哪怕自己有多不像一個老闆該有的樣子。

看著陳果那糾結的連葉修也沒慌,依舊笑容滿面的等著對方整理好情緒回答他。

「行行,就你這張嘴會說!走,回去了!」陳果最後受不了,轉過身把眼淚抹一抹,故作瀟灑地喊,還帶了點哭腔。

陳果聽見身後那個遊戲裡叱吒風雲但現實戰五渣的大神發出了如釋重負的聲音。

折騰他一天了,算了不跟他計較。

戰隊隊服啊⋯⋯嘻嘻。


單單是念著這個詞就有種讓人興奮的感覺,仿佛文字在舌尖上跳躍舞動一樣充滿迷人的魔力。

陳果踏著輕快的步伐回到街上攔車,回程的路上滿腦子都在思考戰隊的衣服該怎麼設計,好讓他的寶貝選手們穿起來威風一點,更重要的是葉修穿起它的時候不要太詭異。

葉修看著陳果眉飛色舞的臉,心裡在想什麼幾乎都寫在臉上了,也沒說什麼話,就叼了根沒點著的菸淡淡的笑。


-end

【叶蓝】「叶神不要这样,队员会看见」

再次感謝好基友 @BLACK★STAR 熱情(?)幫我取標題,這麼高深莫測的標題當然跟內容一點關係也沒有


*


你笑着对我不发一语,而我却觉得为此已等待许久。


*


他做了个梦,白茫茫地,除了地板和附近还算清楚,其余的就只能模糊看出个浅灰色影子,勉勉强强勾勒出一个世界。


叶修想他对世界的感观估计就如此吧,鲜少仔细注意身边的景色是怎么样的,投射出梦境才会如此模糊。


身上跟往常一样穿着个白T牛仔裤,套了个兴欣的外套在走廊上往前走,沐橙在自己旁边说着什么,估计是不太重要的闲话,自己随意地回应。


平时墙壁的地方现在是空的,望过去是一片空白中有一小块地,有个人坐在那里,周围有浅绿的树影围绕,像水彩画般透明的色彩,像夏天中一小片绿荫覆盖下的能感受到的宁静,像是这个原本是墙的地方成了个界线,跨过去后就是另一个世界。


那是荣耀的景色,叶修心底很确定。


跨过去后就是自己熟悉的另一个世界吧。


不知怎么地感觉很熟悉,叶修呆呆望着坐在那儿的背影。


啊,是他啊。


没什么意外。


毕竟蓝河坐在他们经常坐在一起谈天的位置,细数回忆的话,这个地方估计是他能最快联想到蓝河的场所了。


那像个默契,也没说好,有空闲就坐在那等着,有时候等的到另一个人,便聊上个几句,偶尔就自己在那空挂一个小时又起来忙事。即使在他们后来开始同居后,两个人也会有意无意的出现在这。


他们的相处其实很平淡,平淡到回首一想才惊觉他们竟然一同走了如此漫长的时间。


除了刚相恋时两个恋爱新手闹的鸡飞狗跳,还有面对父母时的种种苦闷,在好好安顿下来后也就是普通的过着柴米油盐的日子,平平淡淡,却很温暖。


叶修有时候会自己都觉得奇怪,怎么习惯十几年来自己打打拼拼,甚至觉得这一生估计就奉献给荣耀女神了,但蓝河这样毫无预警的加入自己生活中,给自己管衣服管作息管吃饭甚至还管烟,却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呢?甚至开始怀疑在没有遇见蓝河前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好像生命中早留给了蓝河一个位置,等到蓝河的出现才终于让这个空缺给填满了。


在遇见蓝河前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竟可以因为一个人而充满快要溢出的幸福吗?


叶修望着界线外的世界,却不知怎么地开始犹豫。


该过去吗?


沐澄奇怪的看着自己,像是在问怎么了吗?


他下意识觉得不该过去,等会儿就要开会了,应该先把正事给处理掉,再去处理自己的私事吧。


望着那熟悉的背影,内心却一阵躁动。


他在等我。


内心深处呼喊着,他很确定那个小剑客像是平常一样坐在那里等待着自己。虽然嘴上总是不肯承认,但每当叶修出现在那时,蓝河总是会流露出压抑不住的高兴。


宛如蔓生在石上的青苔,怀念的情感攀附在指尖,最后渗进皮肤下,蔓延全身。


抱歉,我离开一下。叶修打断了沐澄的话,露出有点歉意的笑容打声招呼,转身往小剑客的方向走去。


脚步不自觉的就跑了起来,距离也比想像的远,却有着一股动力推着自己。


好像自己也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他的身影。就只剩下跑到那人的眼前。


就像是现在这样,他气喘呼呼地用最熟悉也最怀念的君莫笑姿态蛮横地站在他前面,也带着当年君临天下的傲气。仿佛回到了好几年前他们相遇的时候。


蓝桥春雪抬头仰望他,露出像是早就知道他会来一样的笑容,眼底的温柔仿佛都能溢出水,几乎快要把叶修也给化进了他眼中的湖水里。


两个人都没开口,叶修想说些什么,说给这个人知道,在这个蕴含他们无数回忆的场景中向他倾吐一切,万般思绪堵在心头难受,但千言万语都卡在了喉咙,最终没吐出半个字。


而蓝桥春雪仅仅是笑着等着叶修说话。


大概带了点那么无奈,但他的笑容却让人感觉他知道,他懂,他了解。


叶修笑了。自己真的是深爱这个人,深爱到骨子里去了,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刻着对方的存在,他就算入土了也不可能忘掉了对方的模样,一切都烙在自己的灵魂上,将陪着他葬入大地,化作尘土。


世间云云不过如此,在这个人面前一切都不重要了。长期在内心中萦绕的痛苦瞬间就消散了,像场闹剧。


我在这里。


他们之间无须任何语言,那双眼足以倾诉一切感情。


这就够了。


是阿,这样就够了。


叶修摇摇头,坦然地笑着,他望着蓝桥春雪,对方的笑意更深了,和煦的像是春日的太阳。


一如曾经融化自己内心严寒冰雪的暖阳。


想伸手去触碰,但手臂举在半空中顿了许久,指尖停留在蓝桥春雪的前面,眼神几次闪烁,换上一丝痛苦,最后还是把手给放下。


他最后一次把蓝桥春雪的模样给刻印在脑海里,记住对方的每一个细节,然后转身离开,不再留恋。


他走回了兴欣狭隘的走廊上,沐澄在那等着他,看他回来了就接着刚刚被打断的话,叶修退下了君莫笑的外表,回到最真实的自己与生活。他没往回看,但他知道蓝桥春雪还坐在那,带着笑容目送着他。


*


即使死亡也无法夺走你倾注在我身上的爱。


我从未怀疑过。


*


 


「沐沐,叶修他怎么啦?」陈果拉着苏沐澄到角落咬起耳朵。 「精神特好的样子。」


苏沐澄回头看了下叶修在电脑前那副十年一如既往要死不活还叼着烟的模样,「他平常不就这个样吗?」


「不......也没错但是...... 」陈果支支吾吾的,到底没凑出一句完整的话。


那是以前啊!今天前叶修还是一副行尸走肉,不管做什么都面无表情,像抽了魂,机械式的完成每一件事.....连打荣耀他都没能扯起脸上的一块肌肉。


「没事的。」苏沐澄像是知道陈果想说的,安慰了他一句。 「是蓝河,他说他梦见他了。」


一听陈果就皱起眉,眼泪又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


「梦见了怎么还这么开心啊...... 」


苏沐澄拿出纸巾递给了陈果,然后又看了叶修的背影


「叶修就是这么坚强的人不是吗?」


*


你在我心里成了一道无法抹灭的裂痕


正因为如此


阳光才能透进来


*


_______


几天前做了个梦,梦到了自己喜欢的网游


一年又五个月,已经关了这么久的时间,还是第一次梦见


看着那些曾经的朋友,他们笑的那么温柔,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試著用自己能做到的方式來記錄下來⋯


【叶蓝】你是小丑我是球


那魔性的标题是友人取的跟内容没什么关系(大概),就算想了解如此高深莫测的名字有什么涵意我也回答不出来请别问XDD


欢迎捉虫或是谈谈人生(?




  决定做这行的时候要抉择的事情还挺多的。

  游戏嘛、即使科技再进步文化再开放,多数人听见你是个专门搞网游的,只会把你当一个找不到工作只会成天打电动的死宅。

  游戏能当作兴趣,打得不错或许能得到同侪的钦佩眼光,偶尔大家聚在一起打个本或是团架就差不多了,把游戏当饭吃?好心的会劝你赶紧找个正当工作别每天挂在电脑前像个活尸,更多的是骂你有病,只知道玩游戏不食人间烟火。

  打游戏能打几年?能赚多少?养得活自己那老婆小孩呢?

  蓝河在跟蓝雨签下合约时也免不了遇到这些来自各方的眼光跟现实的诸多问题。


  不过事实证明干这行的薪资是足以让那些怀疑的声音都闭嘴。


  呃、老婆小孩的问题是例外。


  荣耀发展至今几乎渗透进每个年轻人的生活里,其中职业比赛更是让全国上下疯狂的活动,连带职业战队所在城市的宣传与周边配合,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所带来的商机可是不容小觑。

  而让战队能够保持高水准比赛的,就得依靠在网游的公会,薪资当然不能低。

  要如何聚集粉丝,有效管理公会并取得资源也是不小的学问,要知道人都有情绪,尽管能为喜欢的战队出一份心力固然开心,但比起在电视上比赛的偶像们,旁边这些随时都能提起武器跟自己来场PK甚至演变成混战的人们更接近自己多了。

  更重要的是对大部分的玩家来说,荣耀只是游戏,名声再烂帐号卡一扔换一张又是一条好汉,随时能抛开包袱大闹一场然后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每天处理网游上的人际关系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尤其这事还是你的工作。

   

  蓝河在电脑前面抱着头,觉得胃很痛,昨天公会里某个妹子被中草堂的玩家给看上了,对方脸皮薄没办法接受妹子冷淡的连个QQ都不给,一气之下拉了几个兄弟跑去围堵那个妹子。


  妹子啊!蓝溪阁这么稀有的妹子被欺负了谁看得下去!于是公会内部也拉了几个人去跟对方比个气势,两方人马一站,不用几句话火药味就够浓重了,最后当然不负众望地打了起来......


  打起来事小,蓝溪阁跟中草堂的关系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他们是在城门口打起来的啊!大家火气一上来看到人就砍,反正有同队豁免不怕砍到自己人,可无辜路过城门的霸气雄图玩家就这么刚好被波及到......

  于是人越来越多,其中参杂的公会也越来越多......


  蓝河已经放弃思考现在这宛如世界大战的画面该怎么处理了......

  事情都发生了,也收拾不了,至少别丢面子吧。蓝河把头从手掌里抬起来重新面对萤幕,深吸一口气准备提起武器也冲进去混战里浩浩荡荡的杀一回。

  「欸,这不是小蓝吗?真巧啊。」人物才刚踏出半步就听见熟悉的声音,换个视角就看见花花绿绿的君莫笑在那。


  看起来就算自己回到了神之领域"遇到大神"的技能点还是妥妥地在那。


  「大神好啊.....怎么在这呢?难不成兴欣的人也加入混战了吗?」君莫笑加入混战......蓝河已经连自卫的想法都没有了,想跟大神拼?上次被反虐的教训还血淋淋的挂在每个人心头上呢。缴械投降不知道有没有一点活路⋯⋯


  「不,我是来拾荒的。」说的那理直气壮。


  「⋯⋯」蓝河觉得心好累,他突然觉得被大神当菜虐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堂堂一个大神去拾荒?这太破坏自己的世界观了。


  「你也要去吗?」君莫笑用伞尖指了一下混战场面。

  「......我不拾荒。」蓝河淡定。

  「我是说混战......小蓝你想拾荒就直说啊别不好意思。」


  蓝河又把脸埋回手掌里了,他现在真的很想干脆死一死算了。


  「呃.....当然要去,.总不能放任公会的人被欺负吧,大神你要不看在我们这偶遇的机缘帮我捡个装备?」蓝河已经放弃思考了,冲进混战里让蓝桥春雪死一次逃避现实似乎也挺好的,要是喷了装还有人能帮忙捡就更好了。


  「行啊。」

  「欸?」

  「怎么这个反应,我这么没信用吗?你伤害到我心灵了小蓝!」

  「啊⋯不、我以为你会说来十根白狼毫换你家人质之类的⋯」原本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大神还真答应了,重点是他还没附带任何条件,画风不大对啊!

  蓝河差点就要把视角往上移看看荣耀的天空是不是准备下红雨了。

     

  大神在内心中的流氓印象实在太深刻了,不能怪我。蓝河这样想着。


  「小蓝你这是被吓怕了啊。」耳机里传来大神轻笑的声音,低低的嗓音像是隔着一层纱搔弄着耳膜。 「这样吧,我帮你捡个装备你帮我做一件事如何?」


  「⋯...大神我错了我不该乌鸦嘴。」

  「哎别紧张,又不是要你卖身卖材料你怕什么,还能帮你解决问题,你不要就拉倒。」

   「解决问题?」

   「是啊!难不成你是故意让他们混战的?!」

  「怎么可能⋯是公会的妹子出了问题⋯」

  「那就对啦,要不要顾我帮你拾荒、一句话呗!」

   顾大神来拾荒⋯听起来怎么很高端洋气啊?

  蓝河甩甩脑袋,觉得自己的智商已经迷失在大神的下限中了。


  「好吧⋯要怎么帮你?」蓝河问。

  「很简单的,去拉npc的仇恨。」

  「什么?!」

  「呵呵。」

  蓝河仿佛看见君莫笑那冷漠的系统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重叠着耳机传来的轻笑声。

  那种特想让人自卫的微笑。


  蓝河还在深思自己是不是傻乎乎的被骗上贼船了,来自君莫笑的队伍邀请已经出现在画面上了。

    

  「走吧。」



  在游戏提供的背景中这个城市是个马戏团的驻扎地,是一群战乱下的孤儿聚在一起,带着要给天下儿童带来欢笑的梦想组成的梦幻马戏团,这是没有战乱纷扰的一块乐土,只要来了大家都是客人⋯⋯

  是的,为了保持和平,这城市的警卫特别的多。只要无故向npc进行攻击,这些穿着奇装异服的驯兽师就会追着你满街跑,顺便附带攻击力开外挂的狮子大象等等⋯⋯


  跟着君莫笑在帐篷间穿梭,毕竟外面还在杀得如火如荼,两个人的速度都不慢。

  「小蓝啊,你对躲避攻击有自信吗?」赶路的同时叶修开口问。

  「算有吧......」被称为蓝溪阁五大高手,那自然是不弱的,但在这个专打你脸的大神面前,蓝河一点自信都没有。

  「很好,这城市的守卫攻击力有点开外挂啊,等等小心一点。」

  「守卫?!大神你究竟要干什么?!」

  「我要用这城市开外挂的攻击力帮你平定动乱啊。」


  蓝河还没搞清楚状况,君莫笑就停在城市中央的巨大帐篷的前面回头看向蓝河。

  「这里就差不多了。」

  马戏团驻扎地在晚上的时候总是灯火通明,鹅黄色的灯光从帐篷内透出来,轻轻柔柔的包围住两个人,花花绿绿的君莫笑在灯光包围下一时间好像也顺眼多了。

  「等等我走右边,你走左边,路上看到警卫就砍一刀,大概拉三个就够了,其他的之后会仇恨共享一起追上来,然后就直接往城门冲,我们在那里汇合.. ....」

    「慢着!」

    「怎么了?」

  「你讲得太轻松自在了,我想确认一下,大神你是要我拉着NPC在大街上狂奔给路人看吗?还是守卫?」

  「嗯。」

  「嗯个毛啊!大神你逗我玩吗?」蓝河炸毛。

  「淡定,淡定,年轻人这么浮躁以后会早死的,还是你拖不住守卫?」

  「我可以......不对、你先跟我说清楚我们没事去把NPC当宠物遛的意义在哪啊!」

  「哎小蓝你太性急了,但是这一时半刻没办法解释清楚,我们再不开始你们公会的人又要死一轮啰......还是你觉得攻击那些小孩子守卫会有罪恶感,那没关系打一般NPC也可以他们一样会追过来的。」马戏团里的守卫都是由那些孤儿训兽师负责的,各个长的一脸天真无邪。

  「......」

  「没时间给你犹豫了小蓝同志,相信组织吧!」

  「大神你可别最后说逗我玩啊......唉,左边是吗?」蓝河想了想自己被守卫追杀的画面,突然很感慨幸好大家都去打混仗了,应该是不会有什么熟人见到这副蠢样。

   听见蓝河无奈妥协的声音,萤幕前的叶修眯起了眼,吸了口烟。

  「出发。」

  

  「......」蓝河看着君莫笑连续几个移动招式快速的消失在转角,叹了口气后握紧滑鼠,操作着蓝桥春雪往反方向跑去。

  就不怕我不相信吗......


  一开始还挺惬意的,用小跑的方式在各种帐篷间穿梭,五颜六色的帐篷互相以彩带连接,七彩的灯泡交织成一张密网覆盖在帐篷上方,在这里仿佛无时无刻都在举行着庆典。

  系统设定的孩童拉着几颗气球满脸笑容的跟蓝桥春雪擦身而过,踏过一个小广场时一群白鸽振翅而去,就像这个马戏团设立的初衷一样,欢乐和平的景象一个路口接着一个路口,永无止境的持续下去......

  直到蓝河攻击了第一个守卫。


  原本面带微笑的小孩在遭受蓝桥春雪的普通攻击后刷得马上变脸,身下的狮子大吼了一声,跳起来压破蓝桥春雪没几个身位格的木箱堆。

  速度好快!

  蓝河心一惊,虽然知道守卫绝不是摆好看的,但谁也不会没事去招惹守卫啊!狮子和蓝桥春雪中间的差距一下子缩短,这移动速度完全在自己的预想之外。

  啪!

  训兽师手上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条皮鞭,随手一挥立刻传来撕裂空气的声音。

  NPC守卫如果跟小怪一样弱的话那还需要叫做守卫吗?小孩模样的训兽师骑着狮子向自己疯狂追来了,手上的鞭子还不时地往蓝桥春雪身上抽,蓝河好几次都躲得一身冷汗。

  两条腿似乎注定跑不赢四只脚的狮子,距离在近一点蓝桥春雪没准会被鞭子攻击到,心想这样子不行,红白条纹的帐篷就进入了视角。

  蓝河操作蓝桥春雪钻入身旁的红色小帐棚,里面是一个在跟妖精玩的召唤师,应该是个任务NPC,显然被从非正规门口冲进来的蓝桥春雪给吓着了,蓝河没空去仔细观察NPC惊恐的脸被设定成什么样子两三步操作又从门口穿了出去,跑了一段距离回头一看守卫果然整个撞进了帐篷,没多大的帐篷立刻塌下遮住了守卫的视线,旁边还传来了NPC受到惊吓的声音。

  看起来用帐篷可以稍微拖住!

  确认这个方法可行后蓝河又赶紧调回视线,丝毫不敢怠慢逃跑这件工作,继续穿梭在帐篷间的小道,没多久刚刚被压住的守卫又骑着狮子追了过来,眼神中的杀气似乎还更浓了。


  蓝河注意到大概距离三十个身位格的地方有个戏猴的守卫,转了视角看了看蓝桥春雪身后杀红眼的狮子守卫,咬牙使出一个三段斩,尽管不能像职业选手那样微操到能够走出一个Z字形或三角三段,但仍然可以作为快速移动的一个选择,顺利攻击到了第二个守卫并且拉开距离,蓝河连看都没看立刻让蓝桥春雪拔腿狂奔。


  于是除了时不时会抽过来的鞭子,现在又多了会丢出各种暗器的猴子.....

  一个蹲下,头顶飞过了一个黄澄澄的香蕉皮,蓝河沉痛地想自己这模样肯定特别蠢。 .起身一记拔刀斩挡掉另一只猴子丢来的香蕉皮,蓝桥春雪翻滚躲避抽过来的皮鞭,刚稳住身型就看见了第三个守卫......耍飞刀的。


   蓝河相信叶修叫他这样做是有原因的,但他现在有点不相信以自己的身手是不是能完成这项任务了。


  豁出去了。

   

  上挑。

  耍飞刀的小哥进入了短暂的浮空状态,蓝河根本不敢停下来,立刻操作蓝桥春雪往城门口飞奔而去。

  三秒后一个格档架住了朝脑门直飞的飞刀。

  蓝河大爆手速传了私讯给君莫笑。


  蓝桥春雪:大神我拖到三只了。

  君莫笑:唉呦,还有空打字,挺不错的嘛,这里的守卫很凶残的有没有被吓哭啊?

  蓝桥春雪:......没哭!

  君莫笑:别掉以轻心啊,现在你不用攻击其他守卫看见也会主动追着你跑,看能牵几只就牵几只,撑不住就尽量回避,不用勉强自己数量不是重点,先往城门过去,组织相信你啊小蓝同志,死在npc手下很丢脸的,加把劲跑吧!

  蓝桥春雪:大神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啊

  君莫笑:别太担心,就算真死了我会去帮你捡个尸体的

   蓝河泪流满面,对这个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大神越来越没有距离美的感受了。


  一路上不知道毁了多少个帐篷,走过的路简直像是被什么坦克车辗压过去一样惨不忍睹,刚才赶路过来时还觉得挺快的,这走回去怎么就这么度秒如年呢? !路上又一个闲着没事做还在吹泡泡的守卫一看见蓝桥春雪也跟了过来,刚刚还在吹泡泡,下一秒立刻吐火是闹哪样啊!难道刚刚吹的泡泡是用汽油吹的吗? !


  身后的守卫数量已经增加到五个了,翻滚的骑师子的骑单轮的......蓝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左闪右躲还是免不了被飞刀之类的飞行物体砸到,蓝桥春雪这一路遛NPC的动作也损了一半的血,要不是一直吃药丸维持血线肯定直接横死街头了。

  城门简单用铁架搭成的,最上面挂了个动物形状写着欢迎莅临的霓虹版,远远就看见绕着文字一闪一闪的灯泡,在过去一点就可以看见不远处混战中玩家招式的游戏特效,灿烂程度简直跟马戏团的声效光影有得拼。

  快到了!

  蓝河这时候蛋疼的想起大神没告诉自己把守卫拖过来之后下一步该做什么,但身后那群杀气腾腾的守卫也没有贴心到的给自己一点思考的时间,依旧像饿了几十天后看见食物的野兽扑过来。

  先过了门再说吧。

  蓝桥春雪累积了一阵子的耐力,现在按住疾跑后现在毫不保留的消耗,血线又下滑了一点但蓝河也没空管了,现在他只想早点穿过那扇门.. ....

  心无旁鹜的直奔门口,活像是跑了几个小时的路跑后看见终点,所以等到蓝河注意到时已经反应不过来了,脚底板一股凉意冲上脑门......

  分别站在门口两侧的npc跟猎豹也是守卫啊!想到这点的时候画面已经是猎豹一个跳跃蛮横地霸占自己的视角,他几乎可以数出来这只猎豹的牙齿有几个了,这一击命中绝对会造成蓝桥春雪一个短暂的踉跄,这一停顿后面的攻击也会全部袭上来,就蓝桥春雪这半条命都没有的血条能不能撑一秒蓝河都不敢算了......


  「做得不错啊小蓝!」

  是落花掌。

  刚刚还近在眼前的猎豹立刻被拍飞了好几个身位格。

  占据整个视角的猎豹瞬间换成了君莫笑那怎么看怎么刺眼的装备,蓝河还没搞清楚眼前这是君莫笑的哪个部位,叶修已经接着操作君莫笑一只脚往旁边跨了一步转身,就和蓝桥春雪正面对上,近的似乎在往前一点就能碰到对方的鼻尖,视角只剩下君莫笑那冰冷的系统脸,深不见底的双眼仿佛透过萤幕直盯着自己。

  君莫笑拿着千机伞的那只手越过蓝桥春雪的肩膀,刷地撑开了那大的不合理的伞盾,把两个人都藏在了里头,准确了挡掉了飞过来的三把飞刀。

  听着金属掉落在地面的清脆声音,蓝河却想起没多久前透过耳机听到低低笑着的声音,轻轻地搔刮着心底,眼前君莫笑的脸上像是挂着那人轻笑的弯度。


  「别发呆啊!吓傻了吗?还没结束呢!」叶修有点好笑的看着画面中没半点反应的蓝河。

  「啊......嗯!」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跑神了,当君莫笑一收起伞盾蓝河也赶紧重新摆好姿势操作蓝桥春雪跑起来。

  君莫笑身后也跟着好几个守卫,每个也都穿着奇装异服又带了一堆动物,一时间没办法算清到底有几个,原本应该是有一段距离的,但刚刚叶修帮蓝河挡了那么一下后跟追着蓝河的那群守卫距离差不多了,于是两人就这么浩浩荡荡的拖着一群守卫在野地里奔跑,后来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大神接下来该怎么做啊?!」想到刚刚自己神游的事情蓝河莫名觉得有点尴尬,脑袋有点钝钝的像是发烧一样,赶紧问了话让自己转移一点注意力。

  「嘻。」叶修发出像是小孩炫耀自己玩具般的笑声。 「等着看好戏吧小蓝同志!往人群里面冲进去,别怕,来不及让你死的!」


  说完混战的众人就已经在眼前了,蓝河也没有回应叶修,跟着君莫笑就冲进了人群中。


  接下来发生的事蓝河觉得他一辈子都没办法忘掉,也是他玩荣耀好几年,最让他印象深刻的事情。


  他们前一步冲进战场,后一步守卫们就追上跟着进去,接着一记卫星射线就不偏不倚的砸到了最前头的一个女孩子训兽师......然后女孩子哭了起来。

  「哇--呜呜--」旁边跟着的男孩也哭了,看起来两个人是对双胞胎设定,孩子们就这样在战场中突兀的哭了起来,像是纷乱的外界都与他们无关,他们两个的脚下是另一个世界。


  蓝河听到被守卫攻击到的人发出脏话,没搞清楚一击就掉了一层血皮的开外挂攻击打哪来的,目标都还没找对视线就开始晃动。

  碰!碰!


  一阵一阵的,每个人的视角有规律的晃动,类似野图boss会发出的地震波效果。

  连同蓝河所有人都茫了,没有人继续攻击愣在原地,都只是很有默契地看向马戏团驻扎地的方向。


  碰!碰!


  宛如心跳般有规律的声音。

  一个身穿整齐西装还带着礼帽的高挑男人乘着大象摇摇晃晃的从远方出现,大概是身为npc还是有点特权的,这只大象的大小怎么看都不合常理,活像个野图boss,每走一步都带来一定的摇晃,更是吓得众人开始刷起了世界频道。


  不是大喊那是什么玩意就是喊说是新的野图boss,众人的混乱程度一看就能知道,有人还在提议是不是要上前攻击看看......

  但是......看着技能树上一片灰白,现场所有人竟然全部都陷入了沉默状态!

  在一片互相确认的声音中,世界频道刷新了一条:


  是马戏团团长吹笛手!


  不知道是哪个认真把故事背景好好看过的玩家喊了出来。

  这位团长在故事背景中被提及了多次,但在城市里却看不见他的影子,没想到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出现!

  取材自格林童话的吹笛手,在被认出身分之后很配合地拿出了手中的笛子,开始演奏了起来,轻松的乐曲开始响起,在战场中央哭泣的双胞胎闻声停止了哭泣,看着自家的团长乐了起来,手牵手跳起了舞。


  些人想换个位置,但一敲键盘却又蛋疼的发现,你妹啊这笛声居然附带催眠效果,太不要脸了吧!

  尴尬的众人就这样你不动我不动他也不动的状态下傻了,看着守卫们都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像是一场互动表演一样踏着轻快的脚步在玩家中穿梭,每个都有着各自的方法,总之每个玩家都被一个npc好好照料了一下......证明就是当npc到你前面时就会收到系统通知你获得了神秘小礼物,请至背包内查看。


  于是大家哭笑不得的站在原地等着这莫名其妙的事件结束,但这是谁也没见过也没听过,早就开着私聊或是干脆就地跟旁边刚刚还在杀得你死我活的人聊了起来,有些看到世界频道的人过来了就看见一群黑压压的人像呆子一样傻着,几个npc调戏玩家似的走过。纷纷都笑道:难得一见的景光阿快录像!尼玛这太有趣了!诶那个谁看镜头啊我等会传给你!


  蓝河看着刚刚追杀自己三条街的耍飞刀小哥蹦蹦跳跳的对自己伸出手给了什么东西后又蹦蹦跳跳地走到旁边的君莫笑前面,看着系统提示不自觉的就笑了出来。


  听着旁边热烈的讨论声,打开背包后又看见一颗哄小孩似的糖果,像是说着这糖果给你,别在打架啰!蓝河笑了出来,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慨。网游啊,不就是这样吗?

  玩家们的确是很麻烦,总有各式各样的人能给你惹出麻烦,也可能因为一点点小摩擦就惹的全世界不得安宁,但现在这样因为一些蠢事就能够上一秒打打杀杀下一秒就谈的天南地北,就觉得玩家们也挺单纯可爱的。


  君莫笑:嘿,组织圆满达成任务了,有没有什么感想啊!


  叶修没讲话,传了条私讯给自己,蓝河又看了一眼跑到别人前面先对天吐了一次火的小丑才带着淡淡笑容开始回应。


  蓝桥春雪:太神奇了,大神你怎么知道的阿!

  君莫笑:呵呵,机密!

  蓝桥春雪:透露一下吧!我都陪你卖命跑了半个城市了!

  君莫笑:等小蓝同志哪天能独立拖着五个守卫再说吧!

  蓝桥春雪:......滚。我只是没注意到门口也有守卫而已!


  蓝河听到耳机那端传来了笑声,也没怒,倒是跟着乐了起来。

  叶修没有多做回应,蓝河也没接着说,两个人都沉浸在众人热热闹闹的情绪中。蓝河一手托着头,脸上挂着微笑听着团长演奏。


  蓝河觉得荣耀是个特别有人情味的游戏,他不知道该如何阐述内心那种暖暖的情感。本来生活毫无关系的人在这里没有任何差别,没有人在乎谁的家庭背景,谁的容貌美丑,没有任何的预设条件,在这里只因为是你自己而与别人产生缘分。

  最后团长放下了笛子,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几个长筒,就从里面射出了好几个烟火,在夜空中炸出好几朵花,蓝河侧过去看着君莫笑,内心不知道怎么又翻起一股苦意,烟花好几个颜色接连的洒在众人身上,蓝河的视线却只黏在君莫笑身上。


  这里无关你是谁,只要你愿意都能以全新的身分去与人交往,然而......当你想了解的时候,又该从何了解起呢?


  放完绚丽的烟火,笛声早已经停下来了,技能树又恢复了原本的颜色,骑着巨象的团长又领着守卫浩浩荡荡的走了回去,留着一片傻乐的玩家们,根本没人记得几分钟前大家都杀红了眼,现在只忙着把录像往论坛上传呢!


  君莫笑:小蓝啊

  蓝桥春雪:?

  他看着君莫笑,心情平静的仿佛能透过角色去注视着另一端的人,旁边的纷纷扰扰一瞬间好像都消失了,整个世界都在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君莫笑:荣耀很好玩吧


  蓝河看着频道内的文字,认真的回应:

  蓝桥春雪:当然

  接着又打了一串文字发出去。


  蓝桥春雪:大神呢?


  另一头的叶修叼着烟,嘴角上扬。

  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下。 

  君莫笑:哥还打算在战十年呢!


  君莫笑:小蓝同志,有没有打算跟哥一起再玩十年啊?


格式有点怪怪的明天在整理,太累了不好意思

一恍神就趴在电脑前码了八千字我是不是不想看书到疯了

原本预计是想写长篇但......就当作他是短篇吧就这样了(。)之后有想法再看看吧

不怎么会写男神所以叶神从头到尾就是负责呵呵笑(爆


投射了自己一点点的心情,就着重在网游上了,谈恋爱什么的let it go吧!


 補充一下,葉神會知道這個隱藏設定是因為當年偷了別人的boss被追殺,無意中撞出來的,不知道有沒有寫後續的機會,就先說了XD

(❁´◡`❁)總之試試第一次

就這樣化成一攤清水,無邊無際

直到與蒼穹相連一片

單純的藍。


他站在水中央,背對著陽光抿唇輕笑

容貌融在微光中

自他腳下散開的漣漪,圓圓圈圈

圈圈圓圓


那汩汩清流

怎就這麼容易流入內心呢


笑的自然,笑的無奈,笑的難堪。


有些事啊,一輩子就只能是秘密。

閉上眼沉眠於水之下

他的容貌在漣漪中模糊。


為你,我沉眠於水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