汩土

【葉果】你在我的菸上起舞。

安定的標題與內容無關,取名方式來自好基友四次元的腦洞。

 每次我在刷葉藍的時候@BLACK★STAR 都跟我抱怨葉果tag刷五分鐘就可以刷到底了,身為好基友只好......(捲袖

好吧其實只是日常小段子,沒有戀愛成分,我只是想蘇一下男神(咳

懶了就沒換字......如果繁體真閱讀不方便請留言跟我說><



葉修從他那狹小陰暗的置物間鑽出來到網吧一樓時,就看見陳果一個人在那裏刷著網頁。其實他也沒有特別想要看的意思,只是剛好路過又覺得應該跟自己的老闆娘打聲招呼,於是他就看見了陳果螢幕上琳瑯滿目的衣服。

「老闆娘買衣服?」


「哇!大白天的你嚇誰啊!」幾乎在發呆的陳果冷不防被這後面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差點沒從椅子上跌下來。

葉修一臉無辜,「我不過跟你打聲招呼......」

陳果看了葉修那一臉人畜無害的臉,一股罪惡感油然而升......的確是自己反應太大了⋯⋯

「沒、就隨便看看而已......」

「隨便看看怎麼不出去逛逛呢?在這裡看照片多無趣。」葉修拉開陳果旁邊的椅子,遠遠的跟吧台小妹打聲招呼,逕自開了機準備刷上榮耀。

「這不就是沒人陪嗎,一個人逛街也太可憐了。」陳果嘆了口氣,又滾動了幾下滑鼠的滾輪。自從唐柔一頭栽進榮耀裡,能陪自己逛逛街買買東西的時候就大幅縮水了,陳果都快忘了他們上一次一起出門逛街是什麼時候了......一個人出門逛街太寂寞了,倒不如刷刷網拍。

葉修帳號卡才剛插上去,榮耀的登入畫面也才剛開起來,聽了陳果這句沒多猶豫,立刻帳號卡一拔塞進口,平平淡淡地說:「那現在去啊。」

「啊?!」陳果朦了,自己剛剛不是說了自己一個人逛街無聊嗎......

「我陪你,想去哪?」

陳果這下真傻了,他剛剛聽見什麼了?

感動的情緒湧了上來,但更快脫出口的話不是感動的話。

「......你體力行嗎?」

「......」葉修痛心疾首,宅男還是有自尊的好嗎。




結果葉修真陪他出來了,這萬年見光死的遊戲宅願意陪自己出來陳果當然倍感溫馨,也沒客氣,高興的拉著葉修開始到處逛起來,畢竟也都熟了,何況他還是自己的員工!陳果這邊看看那邊晃晃,許久沒這樣好好出來逛逛,心情挺好的就買了幾件新衣,袋子理所當然的都往葉修身上丟。

葉修也沒說什麼,摸摸鼻子挺認命的提起袋子跟著自己不知道在樂什麼的老闆娘身後跑。

好在太陽不大......這大概是葉修還沒繳械投降的原因,要知道女人真逛起街來是很可怕的,而實驗證明陳果也不例外,以前葉修就覺得陪沐澄逛街自己有幾條腿都不太夠,雖然現在他也這麼覺得。

不知道逛到第幾間,葉修坐在店裡的沙發上小歇一會,有點犯煙癮但摸摸口袋還是作罷,忍者心裡那股毛躁等著陳果。沒多久陳果手拿著一件淺藍色的襯衫回來,手臂上還掛了兩三件,隔著幾步看看手上的衣服,又看看駝在椅上的葉修,表情凝重,像在深思什麼人生哲理一樣。


看了這情景葉修哭笑不得,「老闆娘你這是要給我買衣服當獎勵的意思嗎?」

「成天就看你穿著那幾套,看都看膩了,多給你換點花樣不好嗎!」陳果眉頭皺著,唉這宅男怎麼就不像周澤楷那樣穿什麼都帥呢,不管拿什麼怎麼配都不太順眼,又把手中的衣服放下換了手臂上的另一件比對。

唔、綠色也不太適合他。

葉修看了就頭痛。

「行了行了,別比了,我平常就坐在電腦前面打榮耀燃燒生命,穿多點花樣給誰看啊,難不成視頻交友嗎?」

「不過就幾件衣服你別在意。」陳果很堅持的繼續比對,他突然覺得那什麼帳號卡會反映出操作者的氣質那句話說的對,君莫笑那怎麼穿怎麼詭異的特點似乎跟操作者......一模一樣。

「老闆娘你就別糾結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真不需要啊。」葉修無奈,但又好笑地起身把陳果手上那些衣服都拎走放到了旁邊桌子上。

「可是......」葉修看陳果那欲言又止的模樣,覺得這人還真是實心眼,給自己包吃包住包電腦,現在連衣服都要給他包了嗎?

他輕嘆了口氣,然後勾起了一點微笑:「我說老闆娘啊,這樣吧,我有其他想要的衣服,您說行嗎?」

「還指定呢。」習慣性的嘲諷回去,看葉修把那堆衣服往後推了點,心想這貨該不會只是覺得要試衣服什麼的想到就麻煩乾脆都不要。

「嗯!哥有特殊喜好啊!」

「要點臉,說說看唄!」陳果聽他那口氣,好氣又好笑,手插在腰上等候眼前這尊大神有什麼特殊需求呢。


結果葉修的答案意外簡單,卻也出乎陳果的意料之外。

「我想要興欣戰隊的隊服。」

「......噗。」陳果還想說什麼特難的要求,沒想到是這種答案,愣了幾秒後噗哧笑了出來。

葉修笑咪咪的,像個等著領糖的孩子。

「行嗎老闆娘?我很期待阿。」

感覺心底竄出一股暖意,眼袋下又酸酸的,感覺有什麼液體在眼眶中打轉,想笑但又不能克制地想哭,結果一張臉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變成了個奇怪的表情。

總是覺得自己是不是趁著一股衝勁就做了決定,那尊大神也只是口頭上應付自己,陳果也努力想證明自己要幫助他完成夢想而不是說說而已,但真正做起來自己能幫上忙的少之又少,不少事情還要葉修手把手的教他,到底是助力還是只是個拖油瓶陳果自己都不敢想。

可葉修從沒把他當玩笑,沒把自己當外人,而是認認真真的把自己當成戰隊的老闆在看,哪怕自己有多不像一個老闆該有的樣子。

看著陳果那糾結的連葉修也沒慌,依舊笑容滿面的等著對方整理好情緒回答他。

「行行,就你這張嘴會說!走,回去了!」陳果最後受不了,轉過身把眼淚抹一抹,故作瀟灑地喊,還帶了點哭腔。

陳果聽見身後那個遊戲裡叱吒風雲但現實戰五渣的大神發出了如釋重負的聲音。

折騰他一天了,算了不跟他計較。

戰隊隊服啊⋯⋯嘻嘻。


單單是念著這個詞就有種讓人興奮的感覺,仿佛文字在舌尖上跳躍舞動一樣充滿迷人的魔力。

陳果踏著輕快的步伐回到街上攔車,回程的路上滿腦子都在思考戰隊的衣服該怎麼設計,好讓他的寶貝選手們穿起來威風一點,更重要的是葉修穿起它的時候不要太詭異。

葉修看著陳果眉飛色舞的臉,心裡在想什麼幾乎都寫在臉上了,也沒說什麼話,就叼了根沒點著的菸淡淡的笑。


-end

评论(3)

热度(29)